欢迎访问知音听力助听器验配中心官方网站!
济宁最权威的助听力专家-服务热线:0537-2218884
咨询热线

0537-2218884

联系方式

知音听力助听器验配中心

服务热线:0537-2218884
联系人:蒋经理
手机:15666170720
网址:www.jnzyztq.com
地址:济宁市任城区健康路12-6号(人民医院东30米路南)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听力知识 > 聋儿康复 > 【听力健康 • 科普】家长如何采取正确的方式与弱听儿童“玩”?

【听力健康 • 科普】家长如何采取正确的方式与弱听儿童“玩”?

文章来源:www.jnzyztq.com

发布时间: 2017-02-27 14:21:13

弱听儿童因为存在听力损失,常会出现交流困难、缺乏自信、孤僻、与同龄儿童无法相处等表现。

对于聋儿家长来说,除需要在早期发现聋儿的听力损失障碍并进行早期干预外,积极与聋儿开展游戏,引导他们像正常听力儿童那样去玩,对于弱听儿童的成长同样重要。

1正常儿童在游戏中都有哪些表现?在儿童的成长发育过程中,“玩”除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外,同时还有助于儿童形成认知,在生理、社会、情感、智力和交流方面得到发展。

1993年,Mildred Parton教授在一项聋儿行为观察研究中发现,可将2-5岁儿童的游戏型态分为以下6个阶段:

阶段1

空置游戏阶段

(Unoccupied Play)

1出现在婴儿期

这一时期的婴儿常表现出一些随机性动作。

阶段2

独自游戏阶段

(Solitary Play)

2出现在12个月以下至2岁

这一时期的儿童会在“玩”中专注游戏过程,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本身或玩具上。

他们并不需要一起参与游戏的伙伴,因此,即使他们在“玩”的过程中出现眼神交流,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希望有人参与到他们的游戏中来。

阶段3

旁观游戏阶段

(Spectator Play)

3出现在2岁至2岁半

这一阶段的儿童会在“玩”中对其他的小伙伴产生兴趣,但他们并不会邀请对方共同参与游戏。

阶段4

平行游戏阶段

(Parallel Play)

4出现在2岁半至3岁

处于这一阶段的儿童会在“玩”中观察并模仿其他小伙伴玩游戏的方式,但他们的关注重心依旧在玩具或游戏本身。

阶段5

联合游戏阶段

(Associative Play)

5出现在3岁至4岁

处于这一阶段的儿童会在“玩”中逐渐对其他小伙伴产生更多的兴趣,此时,他们不再只关注玩具本身,社会情感的交。

 

听障儿童听力检查的四大误区

许多家长因为自己宝宝或听力筛查不过关,或日后检出有听力问题,四处求救,寻医问药。有些问题属于理解和知识性的问题,但是有些问题是医生和听力师应该回答的问题,由于两者不清,导致家长不得不自己做出重大决策,而产生混乱。另外,由于听力检查技术日益复杂和专业,有些医生缺乏培训,家长更无法完全清楚,这个问题便变得越来越严重。

我们在广泛征求专家的意见和查询各种资料,发现目前儿童测听现存的四大误区:

1.盲目相信脑干诱发电位(ABR)或多频稳态诱发电位(ASSR)测试的准确性:(常识不够的问题)

脑干ABR作为电生理测试有许多优点,尤其在听力筛查方面,无容置疑,在临床上,ABR主要用来做蜗后鉴别测试用,但作为测试患者听力阈值的工具非常有限,它只测试高频2000-4000Hz的听力损失程度,而且与真正听力存在误差,不能测试出中低频率的听力。常常见到家长拿到一份ABR检测结果,上面只有120dB无反应的结论,让家长觉得听力损失高达120dB或无听力全聋了,造成错误的康复建议和措施。如果要测试患儿的各频率的听力阈值,最好是纯音测听,没办法测试纯音听力时,多频稳态诱发电位(ASSR)是较好选择,这项测试技术获得相对更有意义的测试结果。

2.重复做不必要的测试:(缺乏理解的问题)

在临床中,我们常常见到一些婴儿从出生到6个月,居然做了超过十几次同样的测试,不外乎有耳声发射(OAE)、脑干诱发电位(ABR)、多频稳态诱发电位(ASSR)、声导抗等。有些测试在首次重要,比如筛查需要做耳声发射和自动脑干诱发电位,但是在诊断结束后,有的便没有必要了。比如我们看到有的案例,医生怀疑婴儿有中耳疾病,多次做声导抗和耳声发射,结果还是不了了之。有的测试组合意义不大。如果怀疑并证实婴儿有中耳炎,只需使用声导抗或骨导测试即可,完全没有必要使用耳声发射或ABR,因为,只要有一点传导性问题,比如中耳炎或耵聍,便无法引出耳声发射。既然如此,何必浪费?

3.在没有任何骨导测试结果,便仓卒定性:(诊断不准的问题)

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非常普遍,没有通过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婴儿,在复查诊断中,除了重做ABR外,有的做了声导抗,但是几乎很少做骨导ABR。按照听力学检测标准,在没有任何骨导测试结果前,要判断是否婴儿是感音性神经听力损失或传导性听力损失,是不准确的。有些案例表明,在感音性神经听力损失的定论下,其实婴儿是传导性听力损失,完全可以通过手术或药物来治愈,而没有必要让家长恐慌或束手无策,甚至考虑做人工耳蜗等等。

4.过分依赖ABR或ASSR,不重视纯音测听:(数据不全的问题,也是最大的误区)

这可能是我们在临床见到的最多的问题,这和对医生的培训有关,也和目前国内医院的收费利益等有关。其实纯音测听在一定条件下,从测试时间、准确性、全面性都优于ABR和ASSR,最终临床应用,无论是ABR还是ASSR,结果都得换成纯音测听的听力图及单位来分析、表达、计算和康复。ABR、ASSR等等客观测听结果目前还只能是对听力的预估,与真正的听力损失存在误差,各医院检查结果的可比性也差。缺乏纯音测听的听力康复是不完整的,因此效果也受到限制。我们给家长的建议是:您的宝宝一定要做纯音的行为反应测试(视强化VRA、游戏测听等等行为测听),即做气导、骨导的电测听和助听后的效果评估测听。

文章分享: